阿鸢是没有感情的鸽手

圈名睦离鸢,目前主混胜出,雷点见顶置,没话了

各位产胜出的太太们,对不起,虽然你们都很优秀,但最优秀的橙绿大佬果然还是堀越耕平。

我就问一句,有没有人想吃车里提到的B久推A咔那段,有的话我...我也没动力写


【胜出】欢迎光临定食屋!!

●儿童文学预警

●原著世界观时间线

●爆炸太郎x小雀斑(什么)

●OK的话↓

    木质的小屋,悠扬的古典音乐,空气中的食物香气,当然还有寥寥无几的客人,这就是我的小店。

  最初是因为什么,现在已经记不太清了,只是这家勉强能维持运营,外加我的生活费的小店,意外的一直开到了现在。

  十年?二十年?我已经不记得了。

  店铺的盈亏我也没在乎过——反正我也不缺这些钱。

  能提起我兴趣的 ,只有料理和客人们。

  之前有两个小孩子是这里的常客。

  一个是长着一头蓬松的绿色卷发,脸上还有小雀斑,是个很安静,很可爱的小男孩,我们姑且叫他小雀斑。

  一个是头发看起来刺刺的金毛小子,曾经很生气的提到了有人给他起了“爆炸太郎”这个外号,我们也就叫他爆炸太郎吧。

  两家人似乎住得挺近,两个小家伙经常跟父母亲来我这吃饭,在饭桌上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很开心。

  爆炸太郎经常会拿小雀斑开玩笑,小雀斑经常看起来很委屈的样子,但我能看出,这两个小孩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对了,爆炸太郎调笑小雀斑的时候,他的妈妈就会一拳捶到他脑袋上,这家人看起来还挺有趣的。

  之后两个小家伙就记住了我家,经常拿着零花钱来我这买点小吃什么的,有时候不知道是家长有事还是已经和家里打好招呼了,也会来我这里吃正餐。

  小雀斑很喜欢吃油炸食品,尤其喜欢炸猪排,每次我都想劝他少吃点这个,太容易发胖了。但一看到他软乎乎的小脸,不但说不出口,还会忍不住给他多添几块。诶,太可爱真是罪过啊。

  爆炸太郎点的东西就比较杂了,看起来比较新奇的之类的他都点过,偶尔也会陪小雀斑点炸猪排。唯一特征就是他特别喜欢放辣椒,一片一片的往里放,红彤彤得我都害怕,这个小孩子也太能吃辣了吧。

  仔细想想还有点心痛,可能玩惯了柴米油盐,我也变得有些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吧。

  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大概有四五年吧,具体记不太清了,小雀斑和爆炸太郎再也没有一起来过。

  小雀斑常常一个人跑过来,爆炸太郎就几乎没来过,带着几个新小跟班,来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我挺在意的,但一直没有问出口。

  我知道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很多不愿对人说出口的事情,虽然感觉挺可惜的,但这种儿时玩伴渐渐疏远的事情不算少见,我也不好去管这个闲事。

  小雀斑和爆炸太郎差不多升高中的时候,小雀斑自己跑了过来,拉着我聊了一下午。

  他们俩好像考进了同一所高中,真好。

  看小雀斑的表情,他似乎很想和那位爆炸太郎重归于好。

  下次要是爆炸太郎再来,我还是管了这个闲事,劝劝他吧。

  没等到爆炸太郎,小雀斑倒是又来了好几次,小雀斑感觉越来越结实了,虽然觉得以前比较可爱,但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总有种邻居家自己一直照顾的小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感。

  他也带新同学来过,有很可爱的几个女孩子,还有看起来很厉害的几个男孩子。

  其中有一个红白发色的小男孩我记得。他曾经和母亲来我这儿吃过几次饭,但很久之前就没再来过了,来的也不比小雀斑和爆炸太郎频繁,只是因为这个发色比较令人印象深刻,我就记住了这么一个小孩子。

  小雀斑最后一次来这边是好几个周之前了,据说他们现在改成了住宿制。

  诶,这么长时间不见真是怪想的。

  听他说,他们班要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考试,希望这些孩子们都能顺利通过啊。

  正这么想着,我的小店突然迎来了两位客人。

  不出意料,又令人意外的,是小雀斑和爆炸太郎。

  两个人从一进来就开始斗嘴,具体在吵些什么,大叔我听得也不是太懂。

  但从他们的表情和互动来看,应该是已经和好了。

  这个年纪男孩子嘛,没有什么大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最多就是打一架,泄了愤,就又能玩在一起了。

  我想他们俩最多也就这样了吧,这种事情居然还闹了这么久的别扭。真是的,都多大了还这么幼稚。

  小雀斑点了两份猪排饭,爆炸太郎虽然提出了抗议并和小雀斑吵了起来,但当我问的时候,他却说什么:“没想好吃什么,勉强凑合一下吧。”

  大叔我做猪排饭可是很好吃的啊!!

  这个小朋友的这张嘴真应该找人管管!!

  一个没看住,我家的那罐辣椒又被爆炸太郎搞得快没了,我今天一定要治治这个死孩子!!

——————————————————————————

跟之前写过的护士日记一样差不多的以他人视角阐述胜出的故事,这种儿童文学写起来挺快乐的x

轰总的戏份是因为翻公式书的时候意外发现轰和幼驯染家在同一个地方,可能小时候无意间碰过几次也说不定呢ww

250fo点文ing,大家理理我啊呜呜

250fo啦!!我没有鸽200fo的点文!!!只是百fo欠了太多不好意思开!!虽然我现在也没还完!!(理不直气也壮.jpg)总之就是点文,第一只限胜出,第二不开车,想看车戳首页有大失败尝试,第三大概率咕咕咕,大概会挑着写!!请大力点!!!

【胜出】你的味道(car)
A咔xB久 没道理的学步车 内心戏比动作戏还多的纯情car
画质比较糊
表情包防翻

发出去了!!!终于发出去了!!!!跪求不屏蔽!!!min gan ci杀我!!!

【胜出】天堂福音(下)

※天地良心,鸟哥更新

※恶魔咔x神父久

※日常欧欧西日常无逻辑日常烂尾

※OK的话↓  

 

    “如果我说,我就是呢?”

 

  爆豪胜己这样说。巨大的黑色双翼在狭窄的房间里有些伸展不开,放在一旁的椅子被那阵风狠狠地摔在墙上,四分五裂。

 

  “红眼的恶魔”不止是一个称号。

 

  而是真正的,恶魔。

 

  绿谷出久不出意料地摆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这让爆豪胜己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看你一脸惹人嫌的表情,我是天使还是恶魔,就有那么重要吗,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的翅膀没有在扇动,周身好像却不断散出着气流,他的眼神非常凶恶,似乎想要吃了眼前的小神父一样,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在齿间碾磨了无数次。

 

  爆豪胜己冲过去掐住绿谷出久的脖子,把他按在烧得焦黑的床板上,根本不给他一丝一毫挣脱的机会,哑声恶狠狠地吼着。

 

  “我问你!有那么重要吗!”

 

  绿谷出久被掐得无法呼吸,却无法在力量上与身为恶魔的爆豪胜己抗衡,只能毫无作用地蹬着腿,用双手不断地抓挠着爆豪胜己死死钳住自己脖子的手。

 

  “爆豪…先生…放……”

 

  “闭嘴!你给我闭嘴!”

 

  爆豪胜己像疯了一样,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放手……”

 

  “小…小胜…放手…”

 

  一瞬间,爆豪胜己放开了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只觉得一阵轻松,一股前使他感到所未有的清凉气流钻进了他的肺里,他下意识手脚并用地向后退,并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作为暴力施加者的爆豪胜己也在急促得呼吸着,已经出汗的双手剧烈地颤抖着,想要伸手触碰一下惊慌失措的绿谷出久,却把手又缩了回来。

 

  房间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算是隔音再好也该被别人发现了,更何况这种小破屋子呢。外面的守夜人似乎聚在了一起,举着火把朝这里跑来,还喊着绿谷神父的名字。

 

  爆豪胜己从床上起身,垂着头走到了窗边,用右手一撑,跃上了窗台,身后的翅膀扇动了两下,看来是要守夜人到来之前离开这里。

 

  “等……”

 

  爆豪胜己的动作顿了一下,继续停在窗台,但没有回头。

 

  “小…爆豪先生,您再怎么厌恶上帝,也不该去伤害那些无辜的人……”

 

  “无辜?”

 

  似乎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爆豪胜己清晰地嗤笑出声。

 

  “如果你把那种行为称之为无辜,那我也没什么话可说。”

 

  “你这幅令人恶心的伪善嘴脸还真是一点都没变,怪不得这么久了还一点成效都见不到啊,废久。”

 

  说罢,爆豪胜己从窗口跳出,扇动着在房内没有完全伸展开的巨大黑色翅膀,朝着月光照进来的方向飞去。

 

  姗姗来迟的守夜人们连一根羽毛都没有看到。第二天城镇里便传出了绿谷神父英勇反抗恶魔,守夜人们及时赶到,一起赶走了恶魔的传闻。

 

  城里一片欢腾,而传闻的主人公——而且还是坏人那一方的爆豪胜己,此时正坐在教堂的钟楼上,被铜钟隐没了身形。

 

  教堂的钟楼,整座城市最高的地方。

 

  也是人们口中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离天堂是近还是远,没人知道,但在这个高度,阳光显得格外刺眼。

 

  爆豪胜己抬起右手,眯起眼睛,迎着透过指缝仍刺眼的阳光,注视着那所谓的天堂。

 

  他原本属于那里,绿谷出久也是。

 

  他们两个从小在上帝的身边长大,在同龄的天使之间,也算出名了。

 

  爆豪胜己从小才能过人,什么功课都能做到最好,甚至连打架都没落过下风,但很少有人去赞美他。

 

  绿谷出久相比之下就显得就有些笨拙了,很少跟别人交谈,体质也比一般的天使差,但很少有人去苛责他。

 

  原因无他。

 

  爆豪胜己是“叛逆”的天使,而绿谷出久是“救赎”的天使。

 

  这是每个天使一生出来就套上的标签,无论怎样都无法逃脱的命运。

 

  凭什么我就要被孤立,那个什么都不如我的废物就这样受欢迎?

 

  爆豪胜己一直很厌恶绿谷出久,至少他和绿谷出久都是这么认为的。

 

  也许绿谷出久没有下凡的话,爆豪胜己还会继续这样认为下去吧。

 

  因为人间的教廷堕落无能,神职人员只会压迫人民,而失了对上帝的信仰,所以上帝要派下他的孩子——天使,去人间纠正这一切。

 

  而一出生就被打上“救赎”这样的标签的绿谷出久,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天使。

 

  爆豪胜己执行完一个任务回来之后,就再也找不到那个一直黏在他身后的绿发跟屁虫了。

 

  本以为丢了这个沉重的包袱会很轻松,但爆豪胜己渐渐意识到,这包袱原来死死地压在自己的心上,有他,就会被压得难受到喘不过气来,没他,却又感觉少了些什么,心里空得发慌。

 

  天使很难产生凡人的情感,尤其是爱情。但一旦有谁爱上了某人,这份情感就会被永远地刻在他的灵魂当中,像是诅咒一般无法摆脱。

 

  你可真是贱,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收紧原先用来遮阳的右手,一拳砸在身下的大理石上,大理石裂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细密蛛网。

 

  一直在与“叛逆”这个标签抗争的他主动跳进了天堂与地狱的交界,在撕裂般的痛苦中将翅膀一点点染成黑色,最终还是如命运所说的那样,背叛了自己最敬爱的父。

 

  这一过程用了二十多年。等他从地狱中爬出来,找到变成凡人的绿谷出久的时候,绿谷出久已经成为一位执掌一座小教堂的年轻神父了。

 

  绿谷出久仍像原来一样,全身心地爱着上帝。

 

  他的嘴,只会朗诵着祷词。

 

  他的手,只会抚摸着圣经。

 

  他的眼,只会注视着天堂。

 

  他只属于上帝,而不属于他爆豪胜己。

 

  但这份虔诚并不完全是好事。正像爆豪胜己担心的那样,绿谷出久太过温柔,无法肃清那些打着上帝旗号坑蒙拐骗的位高权重的神职人员们。

 

  而另一方面,绿谷出久也早就知道了其他教区里有歪曲圣经的意思,甚至向信徒兜售所谓“赎罪券”的不正当行为,但他一直期望着那些人能良心发现,自行悔改。他不想带着恶意去看待任何一位上帝的信徒。

 

  直到这个令他感到非常熟悉的恶魔的出现。

 

  根据他的调查,这位恶魔诛杀了一些品行严重不端的所谓“主教”,还威胁剩下的神职人员不许顶着上帝的名号欺骗信徒们。但恶魔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没有犯下不可饶恕罪过的人。

 

  明明是恶魔,却比绿谷出久所认识的,在教堂里穿得人模人样的“恶魔”们要讲理得多。

 

  其实那晚,绿谷出久并没有去质问爆豪胜己的意思。他只是想知道那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已。

 

  今天的晨礼,绿谷神父难得的有些心不在焉。

 

  送走了信徒们,绿谷出久拿起了水壶,为神像脚下的花浇着水。

 

  小胜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他叹着气。

 

  小胜?小胜...小胜。

 

  绿谷出久反复地咀嚼着这个名字,越念越是喜欢,像是有什么隐藏的开关被打开了一样。

 

  说不准我真的在哪里见过他。

 

  绿谷出久起身,回头看着教堂正中那排右侧的椅子,仿佛那里坐着一位金发红瞳的男人一样。

 

  再转回身来,面前的神像下却是站着他想着的那个人。

 

  绿谷出久退了一步,慌乱道:“你…你怎么来了?”

 

  爆豪胜己一瞬间后悔了,自己不该没忍住又来找绿谷出久,毕竟恶魔和教堂可是完全不能共存的两种存在。

 

  “你……您,您是来祷告的,还是,告解?”

 

  居然问一个恶魔这种问题。

 

  爆豪胜己惊讶到连嘲笑绿谷出久都忘了。

 

  “是要继续上次的告解吗……等等,还是不…”

 

  绿谷出久涨红了脸,拼命摆手解释着什么,却越说越乱。

 

  爆豪胜己这时才突然笑出了声。

 

  看到绿谷出久这副样子,再怎么迟钝也该察觉了。

 

  天使很难产生凡人的情感,尤其是爱情。但一旦有谁爱上了某人,这份情感就会被永远地刻在他的灵魂当中,像是诅咒一般无法摆脱。

 

  即使转生成为凡人,也无法摆脱。

 

  中了这诅咒的,远不止一人。

 

  「“您爱上的,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我所爱的,是一个虔诚地爱着上帝的人。”

 

  “他很废物,却老爱逞强。”

 

  “他是一个跟屁虫,天天黏在我身后。”

 

  “他…也爱着我。”

 

  爆豪胜己一直盯着绿谷出久,一双红色眼睛里好像燃着什么,但透过他的眼睛,绿谷出久只能看到自己小小的缩影。

 

  “我有罪,我爱你。”

 

  爆豪胜己说着。

 

  绿谷出久伸手抱住了眼前的人,此时,整点的钟声响起,富有穿透力的钟声在整个城镇中回荡。

 

  “我也有罪,小胜。”

 

  自此,除非罪孽深重之人,人们很少再见到“红眼恶魔”出手。

 

  取而代之的是出现在小城镇教堂里,每天都坐在右边第三排椅子上的,一个金发红瞳的男人。

 

end.

——————————————————————————————————————————

  这是第八次尝试,因为电脑更新的缘故所以熟悉的黑点点莫得了,但标题还是熟悉的味道,总之就是这么一个表面恶魔x神父,实则天使x天使的无脑剧情x


为什么我的文一直发布失败,发图片过的这么快?刚刚发那个发布失败的截图抱怨还给我屏蔽?老福特出来挨打

【胜出】天堂福音(上)

●点文的恶魔咔x神父久 @秃鹫mumu_クリンム
●标题瞎取的
●对话流+意识流
●疯狂欧欧西
●OK的话↓

  

   “孩子,忏悔吧,上帝在听着。”

  年轻神父的声音从帘子后面传出,很温柔,却由隐隐透露着一丝神圣的庄严,在狭小的告解室中显得无比清晰。同时对爆豪胜己来说,这也是个他非常熟悉的声音。

  “不要害怕,只要你是真心想要悔改,主一定会原谅你的过错。”

  因为爆豪胜己太久没有搭腔,端坐在帘子后面的神父好像是误认为他对说出自己的罪孽这件事心怀恐惧,所以开口试图安抚他。

  “我...爱上了一个人。”

  爆豪胜己说道。

  回应他的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也是,毕竟教义严明规定人要灭欲,别说是爱情了,就连追求物欲也不被允许。

  “我认为这不能算什么罪孽。”

  哦?

  爆豪胜己挑了挑眉。

  他知道这个神父对于信仰上帝这件事有多么的偏执,所以他才会惊讶,惊讶于他会认同一个想追求私欲的人。

  “爱一个人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这并不会触怒上帝。”

  “只要你最虔诚的爱是奉献给主的,主就一定会宽恕你。”

  

  “您可真敢说啊,神父大人。”

  黄昏的教堂里只剩下了神父和这位名叫爆豪胜己的金发男子,他歪坐在右边第三排椅子上,不偏不倚,正好是圣堂正中的那排。

  “居然会鼓励信徒追求爱情...你就不怕上帝的责罚吗?”

  神父绿谷出久在浇神像脚底的花,听到他的话停下了动作转身微笑着。

  “主希望人们能幸福,而一份真正的爱情会使人感到兴奋,所以他一定不会阻止您追求爱情的。”

  “你就这么确信那时告解室帘子外面的人是我吗?”

  “我从声音认出来的。”

  绿谷出久歪头冲爆豪胜己傻傻地笑了笑。

  “这附近经常来礼拜的人我都很熟悉,您是第一次来吧,您的声音对我来说挺陌生的...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您的声音很好听!”

  真是个傻子。爆豪胜己心道。

  像是要掩盖什么似的,他低头躲开了绿谷出久的傻笑。

  小教堂不算很大,内置的椅子也都有一定年岁了,但都一尘不染,看来是经常有人打扫,简朴但不失整洁。

  “说起来,您是这附近的新住民吗?还是说只是路过的旅行者?”

  “路过。应该会待一段时间。”

  “有找到住处吗?”

  “暂时还没。”

  “那边神职人员的住楼里还有几间空房,不介意的话请在我们教会留宿吧?”

  爆豪胜己的视线重新移回绿谷出久脸上,看到的还是那副傻兮兮的笑脸。

  “可以吗?”

  “嗯!没关系的!我叫绿谷出久,是这里的神父,这段时间请您多多指教啦!”

  “哦,是吗?”

  虽然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了。

  “我叫爆豪胜己,请多指教。”

  “爆豪...胜己吗?真是个好名字...”

  绿谷出久反反复复把这个名字念了好几遍,只觉得内心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熟悉感,好像有一个称呼即将冲破他的双唇,不用多加思考就能叫出来,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能冒昧地问一个问题吗?”

  “您爱上的,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没有道理的,绿谷出久无比想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而回答他的,不出意外,是爆豪胜己的沉默。

  “对...对不起。是我多言了。要我现在带您去看一下房间吗?”

  绿谷出久自觉失言,放下了手里的水壶,目光游移,伸手挠着长了几颗醒目的小雀斑的面颊。

  爆豪胜己没有说什么,只是站起身示意绿谷出久带路。绿谷出久赶忙小碎步跑下讲台,跑到爆豪胜己的前面为他引路。

  哇...完蛋了,小胜不会从此不理我了吧。

  “你喜欢什么样的人”这种问题怎么可以问第一次见面的人啊绿谷出久!!你是笨蛋吗!

  爆豪胜己并不想理这个从小到大都冒着傻气的海藻头,快步走着。

  绿谷出久却突然想起了那个熟悉却陌生无比的称呼。

  小胜...

  小胜是...谁?

  “你又在发什么呆啊死书呆?”

  爆豪胜己的声音把绿谷出久拉回了现实。

  “对不起!!”

  绿谷出久被吓了一跳,继续乖乖地带路。

  “我喜欢的人...”

  走着走着,爆豪胜己突然说道。绿谷出久的耳朵倏地竖起,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问题这样在意。

  “我喜欢的人...绝对不会爱上我。”

  “诶诶?为什么?我觉得小...爆豪先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啊?为什么会不喜欢呢?”

  爆豪胜己嗤笑道:“你又不了解我,怎么知道我很优秀的?”

  绿谷出久被这句话噎得厉害,“我”了半天也说不出理由,最后放弃思考,直接试图用“因为我就是这么感觉的。”这种一听就是瞎扯的理由搪塞过去。

  “不为什么,你这混蛋话真多。”

  “不可以在教堂里骂人啦!”

  “切,规矩也真多。”

  这场小风波就被这样揭过了。

  要问为什么的话。

  当然是因为那个人,一心只爱着上帝啊。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一蹦一跳带路的样子,这样想道。

  

  爆豪胜己在这里一住就是小半个月,丝毫没有提过要离开的事情,绿谷出久也很默契地无视了这部分的话题。

  每天白天爆豪胜己待在教会帮绿谷出久的忙,空闲的时候就还坐在中间右边的那排椅子上,有时看着绿谷出久,有时看着不知在何处的远方。晚上就道声晚安,各自回房。

  爆豪胜己的作息十分规律并且健康,总是早早就回屋了,不像绿谷出久,经常熬到半夜。爆豪胜己睡觉也很安静,像是一回房就睡下了似的,直到太阳升起都不会发出什么声响。

  但如果有人半夜打开他的房门的话,就会发现,里面并没有爆豪胜己的身影。

  这天,爆豪胜己住进这座小教会正满一个月这天,他像往常一样,绕过守夜人的巡逻范围,从窗户翻进房间内,却发现绿谷出久早已等在里面。

  “晚上好,爆豪先生。”

  绿谷出久笑着向他打招呼,手中端着的蜡台的火苗因为窗被打开而剧烈的晃动着,很快又平息了下来。

  爆豪胜己细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像是完全没在意绿谷出久的突然出现一样,很自然地走到床边坐下。

  “爆豪先生就不问我是来做什么的吗?”

  烛台被绿谷出久放在床头的桌子上,因为被握了太久,金属制的底座已经是温热的了。

  爆豪胜己只是看了他一眼,接着开始自顾自地脱外套,像是绿谷出久完全不存在一样。

  绿谷出久无意识地咬着下嘴唇,眉头拧得跟被他右手死死攥着的衣角一样紧。

  他没想到爆豪胜己会玩装聋作哑这一手,一时没想好该说些什么。

  “最近...”

  绿谷出久咽了一下口水,目不转睛地盯着爆豪胜己的脸,那张脸上还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表情。

  “最近得到消息,附近很多教会的神父甚至主教都被袭击了,他们被钉在十字架上,由于是半夜作案,早上发现的时候差不多都已经不行了...”

  话音又停住了,但爆豪胜己的动作丝毫没停,他缓慢地脱着上衣,现在只剩一件黑色的背心了。

  “听幸存者说,袭击他们的是一个‘红眼的恶魔’...”

  “所以?你想问什么?”

  爆豪胜己把脱下的背心随手扔到床上,面朝绿谷出久站了起来。

  “问我是不是那个‘红眼恶魔’?”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随着爆豪胜己一步步的接近,绿谷出久也一步步的后退,不断地辩解着。

  绿谷出久的身后就是床头的小桌,他没留神,腿肚撞上了桌子腿,桌子剧烈地晃动了一下,上面的烛台晃动着倒下,火舌瞬间吞没了床上的被褥。

  绿谷出久一惊,想要找点什么来灭火,但一时又想不出具体解决方案,只能杵在原地干着急。

  突然,一阵狂风在屋内刮起,来势汹汹的火焰被一下吹灭,只剩下倒在桌上,烛油已经半凝固的烛台,和被烧得差不多了的被褥还能证明这场火的存在。

  这狂风刮得绿谷出久睁不开眼睛。

  等到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爆豪胜己的背后伸出了一对巨大的黑色翅膀。

  蜡烛已经熄了,只凭月光照亮的屋内非常的昏暗。

  爆豪胜己那双红色的眼睛却闪着诡异的光,在黑暗中格外显眼。

  “爆豪...先生?”

  “如果我说,我就是呢?”

  月光下,爆豪胜己笑着,一双红瞳微眯,稍稍敛去了光芒。


tbc.
————————————————————————————————
受不了了 这什么中二爆豪胜己
江郎才尽辽。
最近审文学社的稿子审到昏厥,高一新生杀我
什么?下?给大家唱一首“等到~一千年~~以后~~~”

幽幽画画超好看人也超可爱!!爱了!!

五氧化二幽:

画了鸟哥渴望空调的那篇文!  @阿鸢是没有感情的鸽手 
希望鸟哥也可以勤奋更新呀!
渴望鸟哥转载我|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