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鸢是没有感情的鸽手

咕咕咕使我快乐,雷点请看顶置,被我杀🐴别怪我没提醒过

【伞修】就...草履虫和研究员的爱情故事

     ●建国之后成精的故事
        ●开车就是要开到一半就跑
        ●看什么看没见过骰输的啊??
        ● @天地玄黄≯Anna绛琪 你要的草履虫
        20xx年x月1日
  今天开始进行草履虫的培育和观察。第一次培养草履虫,虽然在书上有明确的步骤,但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挺麻烦的,尤其是提纯那部分。培养液可能吸多了,显微镜下的个体数目太多了,不利于观察,明天应该尝试取少一点。幸运的是发现了一只较大的草履虫,为观察提供了不少便利。
  20xx年x月2日
  经过一昼夜的时间,昨天的草履虫差不多死完了。这一次滴入的培养液取量相较上次而言少了一点,观察效果果然好了很多。依然还是选择了其中比较大的一只进行观察。
  20xx年x月3日
  又滴入了新的培养液。今天的运气特别好,有一只草履虫在一群同类里面显得特别大。如果它能多动动,不那么懒的话,可能就是最棒的观察体了吧。
  20xx年x月4日
  今天取完新的培养液之后,显微镜的观察范围内又出现了一只体格很大的草履虫,为我的运气点个赞。
  20xx年x月5日
  嗯...今天又有一只体格很大的草履虫...感觉结构方面挺眼熟的,而且很懒不愿意移动...
  20xx年x月6日
  又有一只...对比前五天的观察报告,我产生了这不会都是同一只草履虫的观察记录吧的想法。不可能吧,草履虫的寿命最长只有一昼夜,现在已经第六天了,怎么可能有这么长寿的草履虫,肯定是错觉。
  20xx年x月7日
  今天没有在培养皿里滴入新的培养液,一直等到中午,再次使用显微镜观察的时候,视野里还是出现了那只体格很大的懒洋洋的草履虫。这难道是新品种吗?我可能会得诺贝尔生物奖吧!!
  写完今天的观察报告,苏沐秋决定将这七天所有的记录汇总起来,直接上交给教授。
  他坐到电脑前,准备开机。
  突然,一张脸出现在漆黑的屏幕上。
  苏沐秋惊讶地回头,只见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黑发同龄男子站在自己身后。
  “你...你是怎么进入我的实验室的!?”
  对方好像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说:“不知道,我一直都在这里。”
  苏沐秋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好青年不可以有的想法。
  “你,是人类吗?”
  “不是。”
  ......
  整个实验室陷入一片死的沉寂。
  “那...请问您是...?”
  “我叫叶修,是你养大的啊。”他很无奈地看了苏沐秋一眼,指了指身后的实验桌上的显微镜。
  “卧槽?”
  作为一个新中国的优秀科学家,我居然爆了粗口,而且还遇到了成精的草履虫。
  说好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呢???
  当然,作为一个研究员,苏沐秋的思维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
  他看了看面前草履虫精...呸,叶修,目光落到了对方的下身,嗯,有,又移到了对方胸前的一马平川上,嗯?
  “你们草履虫不是雌雄同体吗?”
  说着,苏沐秋就充满实践精神地,上手摸了一把。
  “你这是看不起平胸吗,苏大大?”
  “......”
  接收到叶修深沉的眼神的苏沐秋一瞬间产生了自己怕不是个傻子的错觉。
  “以及,”依旧是一丝不挂的叶修一抬腿,跨坐到苏沐秋的腿上,双手捧起苏沐秋的脸,使他正视自己的眼睛,“在你们人类的世界里,摸胸是不是,求交尾的意思啊?”
  看着叶修越来越近的脸,苏沐秋开始怀疑自己坚守了二十多年的贞操会不会就这样落在一只草履虫手上。
  苏沐秋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草履虫就草履虫,反正长得还是挺帅的。
  苏·颜值协会·沐秋如是想。
  正想着,对方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
  叶修的舌头灵巧地撬开了苏沐秋紧闭的嘴唇,两人抱在一起,忘情地亲吻了起来。
  一开始还有些畏惧的苏沐秋开始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并开始主动地索取叶修口里的温度。本来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不自觉地缠上了叶修的脖子。
  还想要更多。
  苏沐秋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他没想到还身为处男的自己,会在初吻被一个明显外表是男性的草履虫精夺走的情况下,会突然产生这种危险的想法。
  一吻毕,叶修满脸潮红,将脸埋在苏沐秋的颈窝里,轻轻地喘着。
  “没想到...你们人类的交尾...这么厉害...”
  苏沐秋此时是一头雾水。
  这,就亲了个嘴?
  这就完了??
  很快地,身为一个优秀研究员的苏沐秋就想明白了一切。
  草履虫的有性繁殖,是两只草履虫口沟对口沟。
  用人类的身体结构来说,就是亲亲。
  所以对于草履虫精叶修来说,法式深吻=为爱鼓掌。
  看来想要在人类世界生活,这位草履虫先生还要学很多东西啊。作为养大他的人,我也要负起责任才行呢
  苏沐秋这样想着,搂着叶修脖子的双手顺着叶修的背部慢慢下滑。
  “叶修。”
  苏沐秋凑到叶修的耳边,轻轻地说。
  “就让我来教你,人类的交尾吧。”
       诺贝尔生物奖?
       呵。
       去他妈的诺贝尔。
  
  
  
  

评论(3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