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鸢是没有感情的鸽手

圈名睦离鸢,目前主混胜出,雷点见顶置,没话了

【伞修】聘礼/乡村爱情故事

●又是我!输得只剩底裤的某鸢!
●一个非常意识流的乡村爱情pa
●我流甜饼
@花白如昼_一朵安定的废花 ←这朵花点的,她很喜欢乡村爱情故事

  从前有座山。
  山上没有庙。
  山脚下只有几个小村庄。
  故事就这么草率的开始了。
  最靠近山脚的那个小村子,有一对姓苏的兄妹。两人无父无母,从小相依为命。
  妹妹名为苏沐橙,是山脚附近几个小村子里有名的美少女。
  哥哥名叫苏沐秋,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心灵手巧,从下地干活到缝补衣物,从修理电器到炒菜煲汤,没有他不能做的,平常还会掐几根屋后小池塘里的芦苇,给妹妹编几个猫猫狗狗之类的小玩物。
  除了手巧能干,这苏沐秋最出名的就是妹控。
  有好几个村的地主慕名来求亲,都被苏沐秋一一打发走了。
  聘礼从牲畜到金银,从农具到田地,这苏沐秋连眼都不眨一下,通通一个回答。
  想娶我妹妹?没门!
  这一来二去,苏沐秋这死妹控的名声到没打出来,倒是苏沐橙这天下第一美女的名号越叫越响。
  小村子嘛,交通不便,网路不通,就连移动信号都时不时断一下。大家茶余饭后就只能吹吹牛,聊聊身边的事。
  那些去苏家提亲失败的媒婆为了挽尊,就说那苏沐橙貌若天仙,咱们种地人高攀不起。
  这话越传越广,最后甚至传到了山另一边的小县城里。
  提起这小县城就不得不说起叶家。
  叶家祖上就是大地主,可以用富得流油来形容了。
  这叶家的子弟啊,一个比一个能搞。
  从农人做到地主,从地主做到商人,最后带动了整片区域的生产,山这边的村子都合并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小县城。
  叶家这一代的当家人候选人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哥哥叫叶修,懒散邋遢,但经商头脑无人能及,弟弟叫叶秋,做事勤勤恳恳,可惜太过谨慎,经常错失良机。
  以至于自己准备好的离家出走用的行李都被自家老哥顺走了。
  叶大少爷平时宅在家里打死都不出门,这次拿了叶秋的行李,也不知道打了哪里的鸡血,一个人翻过山头,跑到山的另一边去了。
  当然结局肯定是被自家父母和义愤填膺的弟弟给逮了回去。
  回到家的叶大少爷天天魂不守舍,每天都心不在焉的。
  虽然之前也差不多是这么个状态。
  叶父叶母一打听,嗬,这山的那头有个绝世美女。自家儿子怕不是看上了那美女才心心念念想再跑一次。于是大手一挥,走,提亲。
  于是叶家几个管家在碎碎念的媒婆的带领下来到了苏家。
  这媒婆看来是苏家的常客,小沐橙一蹦一跳地出来迎接她,还给她抓了一把瓜子。
  从里屋出来的苏沐秋一看又是来提亲的,扫帚一挥,丢下俩字,没门。
  媒婆无奈,说这沐橙姑娘不愿意,咱也不能强求啊。
  叶家管家一听愣了。
  沐橙?我们家大少爷说他要娶的人叫苏沐秋啊?
  这下懵的变成媒婆了。
  几人大眼瞪小眼,半天也没理出个头绪来。
  苏沐秋心下清明,这叶修离家出走的时候就是与这兄妹二人一起生活的,对沐橙不可能有非分之想,八成是家里人提出来的。
  苏沐秋懂,但苏沐橙不懂。她只知道有人要提她哥的亲,说是叶家,但小沐橙完全没往叶修身上想。
  这时苏沐橙小手一拍,老气横秋地开口道:“想娶我哥可以,你们的聘礼呢?”
  叶家管家一脸复杂的开始给这位小祖宗请点彩礼。
  田地。
  小沐橙摇摇头。
  金银。
  小沐橙还是摇摇头。
  一套乡村小别墅。
  媒婆变了脸色,感叹起真不愧是有钱人家。
  小沐橙依然摇了摇头。
  叶家的股份。
  苏沐秋不禁咂舌,这聘礼真是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有钱任性。
  小沐橙还是摇了摇头。
  叶家管家的汗下来了。
  “就这样也想娶我哥吗?告诉你们,没门!”小沐橙一掐腰,鼓着小脸对着媒婆和管家作凶相。
  苏沐秋失笑,合着这丫头是在学他啊。他以前就是这么打发那些求婚者的。
  “就是这样,管家先生。”苏沐秋向管家无辜地眨眨眼,“家里人不同意,我也没办法啊。”
  管家气结,但无奈要保持叶家的风度,只能跑回去找大少爷复命了。
  不曾想这苏沐秋居然悄悄地跟着他跑到了叶家。
  “喂,叶修,提我的亲,你什么意思啊?”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懂吗?”
  叶修望着倚在门边的苏沐秋,笑得暧昧。
  “既然已经拒绝了我的提亲,苏大大这次来是干嘛啊?”
  苏沐秋也是一笑。
  “当然也是来提亲的啊。”
  “提亲?”叶修挑挑眉,“你的彩礼呢?”
  苏沐秋走上前,抓起叶修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开口道:“我的这一整颗心,如何?”
  叶修摇摇头。
  “当然不够。”
  “我要你这一整个人。”





一旁的管家:?????(; ̄д ̄)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