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鸢是没有感情的鸽手

圈名睦离鸢,目前主混胜出,雷点见顶置,没话了

【伞修】传记一·鬼使白

·阴阳师的鬼使设定,感觉很带感就用了x
·苏沐秋视角
·大概原著向?具体设定为苏沐秋死后成为鬼使然后去勾叶修的魂
·意识流,幼儿园文笔,小学生叙事
·HE预定,请组织放心
·按yys设定大概有三篇吧x嗯,大概。
·OK的话↓  

    我是鬼使白。
  我们鬼使这一行业,是负责将迷途的灵魂引回冥府。当某个灵魂有着必须完成的执念之时,鬼使就会帮他实现,但作为交换,实现了愿望的灵魂必须接替鬼使的工作。我想,我既然是一个鬼使,那么我肯定也曾许过什么愿吧,但很可惜,由于成为鬼使会失去全部的记忆,所以我已经不记得了。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愿望呢?我想无非就是类似于希望大仇能得报的无聊愿望吧,这些年来我都已经听腻了这样的许愿,但到最终,没有一个人在听到代价是要持续千百年独自一人为冥府不分昼夜地勾魂之后还坚持要实现愿望的人。
  可能我是真的很恨某个人吧,恨到即使忍受这样的寂寞也无所谓。
  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家伙。
  他是自然老死的。说实话我喜欢这样的“顾客”,因为这种人的要求总会很少,我也就没有问他有没有未完的心愿了。但没想到他主动叫住了我。
  “苏沐秋?”
  他这样叫我,看起来很疑惑,很惊讶,好像还包含着什么我看不懂的情感。哦,我都忘了,鬼使是不需要情感的。
  “我是鬼使白,是来接您回冥府的,跟我走吧。”
  我重复了一遍这句说了有几百次的话。
  “不,你是苏沐秋。”
  那灵魂的眼神突然变得坚定起来,连带眼神都是那么坚定不移,好像认定了我就是那个“苏沐秋”一样,但我不记得了。
  “我不是‘苏沐秋’,我是冥府的鬼使,即使我是,那也很抱歉,我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类的一切记忆,所以还请您不要妨碍我的工作,快点跟我走吧。”
  我再次向他阐述了我的工作和他对我造成的困扰,希望他能理解吧。
  但他没有,一直站在原地看着我。我有点生气了,他可能是我遇到的灵魂里最难缠的,即使是需要打一顿才能安分的恶灵也好过这种执念极深的灵魂。
  我叹了口气,深知已经不能用语言说服他了。
  “您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吗?”
  “愿望?”
  “我帮您实现愿望,您跟我回地府,然后接替我的职位。”
  “哦?”我看到他的眼睛微眯了起来,好像陷入了思考。“你的意思是,鬼使都是这样接替的?也就是说,你是为了某个无聊透顶的愿望才会变成这样喽?”
  天哪,我讨厌这种太聪明的人。
  “如您所言。”我只能这样回答。如果他再不配合,我就要动用武力了。
  “那好。”
  很意外,他妥协了。
  “我的愿望是:‘你陪我一起做鬼使’。”
  收回前言。他的眼里闪着狡黠的光,像一只讨人厌的老狐狸。
  “为什么?”
  “因为你肯定不会让我们复活啊。”根本就是答非所问。
  “为什么非要我陪着你?”我已经忍到极限了,连敬语都忘记了。
  “哦,不能吗?”
  “那是肯定的啊!”
  “那...请你保留我的记忆吧,我有不想忘记的...嗯...一个人。不过你能多陪我一会吗?毕竟新官上任,我可是啥都不懂啊。”
  “这个愿望倒是可以。我会尽力教导你的,毕竟这也是职责之一。但你真的想好了吗?这份工作可是要一个人孤独地度过很长时间哦,即使千年也不是不可能。”
  “没关系。”他果然像一只老狐狸,笑得老奸巨猾。“你会陪着我的。”
  “不要开玩笑了,教完你之后,我会立刻去转世投胎,我对这工作可没有什么留恋...对了,你虽然要保留原始的记忆,但代号还是要有的,像我的‘鬼使白’一样,你这种情况应该可以自己起一个喜欢的。”
  “那就‘鬼使黑’吧,和你般配一点。但我希望你想起我的另一个名字。”
  “苏沐秋,我是叶修。”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