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鸢是没有感情的鸽手

圈名睦离鸢,目前主混胜出,雷点见顶置,没话了

【伞修】传记二·鬼使白

·阴阳师的鬼使设定,感觉很带感就用了x
·苏沐秋视角
·大概原著向?具体设定为苏沐秋死后成为鬼使然后去勾叶修的魂
·意识流,幼儿园文笔,小学生叙事
·HE预定,请组织放心
·按yys设定大概有三篇吧x嗯,大概。
·本章老韩和沐橙出没੭ ᐕ)੭
·OK的话↓ 

  这个新上任的鬼使黑真是令人难以忍受。
  他总是会笑嘻嘻地叫我“沐秋” 只有我很生气地瞪他他才会改口叫我一声“鬼使白”,但很快就又忘了。我要跟他说多少遍他才会懂?我不是他的苏沐秋。
  啊,对了,前段日子他召唤了自己的灵器。这是每个冥府工作者都会有的东西,听说以前有的鬼使前辈曾经召唤出和判官一样的笔呢,不过还是以旗和镰居多,顺便一提,我的是一把伞。听起来很奇怪,但实际上伞是有名的聚魂器,所以在鬼使灵器中出现频率也是能排上前十的。
  但那家伙的灵器居然也是伞,而且好像还很高兴的样子,呸,恬不知耻。
  我很讨厌他挡在我面前的样子,很讨厌他和我配合的样子,他好像能看透我的内心的样子,总是会在我开口之前完成我所想的动作。实话说有这样一个可靠的搭档很令人高兴,但我就是高兴不起来,谁让他这么讨人厌呢。
  前几天遇到一个灵魂,一个长得超凶的灵魂,好像是那家伙以前认识的人,他们很快就攀谈了起来。所以说才要清除记忆啊,不然碰到以前的熟人该有多尴尬啊?这家伙不会舞私吧?
  “叶修?”那个很凶的人开口了,气场超足的,感觉去当个阎王应该能镇住不少犯人...开玩笑的,阎王可不能随便换。
  “这位是?”
  “你认识的。”鬼使黑说。
  他不会又要说我是什么苏沐秋了吧?真是令人头大。
  “秋木苏。”
  在我说出我是鬼使白这句话的同时,鬼使黑这样介绍我。
  不是苏沐秋吗?秋木苏又是什么?我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而那个灵魂一副听懂了的样子,还对我伸出手来,说:“大漠孤烟。”
  搞不懂,真的搞不懂。什么秋木苏,什么大漠孤烟,这群人是在玩什么猜谜游戏吗?
  “他失去了记忆。”
  鬼使黑说。
  这倒是没错。
  只是没想到那个长得很凶的灵魂居然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还说什么:“他等了你几十年。”
  意义不明。
  可能我生前真的和他们认识吧。但那些记忆我已经全部失去了。没有记忆,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我不知道这样的我还有什么值得他们留恋的地方。说不定是因为相貌相似所以认错了呢。
  鬼使黑...这个叫叶修的鬼使好像认定了我就是他的苏沐秋,真是,太令人头疼了。
  今天遇到一个女孩子,她一见到我就扑上来叫我哥哥,真是的,要我说几遍你们才会懂?所谓的鬼使,就是鬼的使者,已经不再是人类了,不论我曾经是不是你们认识的人,我现在都不再是那个人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