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鸢是没有感情的鸽手

圈名睦离鸢,目前主混胜出,雷点见顶置,没话了

【胜出】关于农夫和渔夫该如何谈恋爱的问题

●沙雕鸢鸢重出江湖!!又是精彩的骰输文!
●关键词:草莓园 大红袍 秋刀鱼
●有一点点参考BGM《七里香》
●文笔稀烂预警,ooc预警
●点文的是魔人凯鸽→ @凯什么洛
●OK的话↓ 

   

     窗外的小雪已经连续飘了好几天,在地上一点点地积成厚厚的一层,穿着厚底鞋踩上去就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对于农夫来说,初冬并不是一个忙碌的季节。继承了家里草莓园的绿谷出久这几天更是闲得发慌,只能坐在园子旁边的小屋里,看看电视,读读书,喝喝茶,看看窗外仍在飘的小雪,想想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的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是个守旧的人。
  
  他继承了这座园子,除了那些草莓之外几乎没动过任何东西。小屋仍使用着传统的火炉,一个看上去有一定年份的金属茶壶正蹲在火上吞云吐雾。
  
  他不愿丢弃旧的,也很难接受新的。
  
  所以在爆豪胜己决定要跟着船队出海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决定去阻止。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从小在这个草莓园里一起长大,这园子是两人的父辈合资建的,所以理所当然的,也应该由他们两个继承这里。
  
  但爆豪胜己天生不是爱被束缚的性子,和临镇的那些经营海产的人走得很近,一开始是乘船在近海做一些捕捞,最后变成要跑到远洋待好几个月。其中的危险自不必说。
  
  绿谷出久一直不能理解爆豪胜己坚持出海的理由,就像爆豪胜己不能理解绿谷出久一直守着这个无聊的园子的理由一样。
  
  水开了,金属制的壶盖被蒸汽不断冲起,与壶身撞击发出响声。绿谷出久急忙拿过桌上的毛巾,裹着壶的把手,将还在沸腾的水直接倒入桌上的陶瓷茶壶里。
  
  听着壶里还在咕嘟咕嘟的水声,绿谷出久着实为这把瓷壶捏了把汗。
  
  壶里装的是已经洗过一遍的茶叶。是前段时间八百万茶园的大小姐送来的上好的乌龙茶,叫大红袍,似乎是中国的品种。
  
  以往绿谷出久喝的都是煎茶,偶尔会弄点抹茶,都不像这大红袍一样需要用开水直接冲泡,这小瓷壶能否承受这样的高温,他自己心里也没底。现在壶没有坏掉真是太好了。
  
  绿谷出久端起小茶杯,小心地尝了一口,但没品出来什么特别的--用开水冲的茶对于有些猫舌的绿谷出久来说,不愧是有些太烫了。
  
  爆豪胜己一直不喜欢喝茶,他更喜欢碳酸汽水的味道,为此他没少嘲笑绿谷出久像个老头子一样。除此之外,他们俩的饮食口味也是非常完美的没有一点重合。
  
  非要挑出一个两人都喜欢的食物,那可能只有草莓了吧。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从小在草莓园里长大,刚刚成熟的第一批草莓总会有一大部分进了他俩的肚子。不仅如此,这两个小混蛋还遛进园子里自己摘着吃,让双方家长都很是头痛。
  
  不好,又在发呆了。
  
  绿谷出久回过神来,最近他常常像这样一个人回忆以前那些零碎的事请。
  
  或许真的像小胜说的那样,我变得像个老头子一样了吧。
  
  一只黄色的短毛猫蹭到了绿谷出久身边,咪咪地叫着。绿谷出久喝了一口已经没有那么烫的茶,放下茶杯,从桌边的纸包里拿出一条小鱼干。
  
  这只猫没有名字,绿谷出久本来是准备和爆豪胜己商量之后再定下它的名字的,但谁知两人在这之前因为出海的事大吵一架,爆豪胜己摔门而出,然后跑去跟着船队出海了,这取名的事也就耽搁了下来。
  
  在两人吵架不久之前,爆豪胜己跑去海边从渔夫那里弄了几条秋刀鱼,那正是个适合吃秋刀鱼的季节,两个人在草莓园旁边搭了一个小烤台,一边烤一边吃。厨艺一直很好的爆豪胜己在那天不小心加多了柠檬汁,绿谷出久自作主张地加了糖做调和,最后烤出来的鱼味道有些诡异,但不算难吃。
  
  猫就是在那时候被鱼的香味吸引过来的。确认了它没有主人之后,两个人就自作主张地把它留了下来。
  
  两个人一起捡到的猫,就应该两个人一起起名。绿谷出久固执地这样想,以至于现在它的名字还是猫猫。
  
  “喵~”
  
  猫猫舔了舔绿谷出久的手指,似乎在问为什么还不给我小鱼干。绿谷出久总算回过神来,把小鱼干丢给它。
  
  又开始想小胜的事情了。
  
  绿谷出久躺倒在榻榻米上,把一头卷曲的绿毛揉得更乱。
  
  只是离开不到两个月,自己就已经无法抑制住对爆豪胜己的思念了。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正在交往。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连父母都没有告诉。
  
  在和爆豪胜己吵完那一架之后,绿谷出久曾经气呼呼的决定跟这个混蛋老死不相往来,但现在来看,他完全做不到。
  
  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爆豪胜己,想着和他一起摘的草莓,想着和他一起烤的酸甜味秋刀鱼,甚至想着他笑自己像老头子一样爱喝茶时的样子。
  
  小胜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呢?
  
  一点也好,小胜有没有也在思念我呢?
  
  越想越乱,绿谷出久开始在榻榻米上打滚,猫猫差点被他压倒,咪的一声窜上了桌子。
  
  “猫猫不可以!桌子上有茶壶!”绿谷出久连忙站起把猫猫抱了起来。
  
  咚咚。
  
  有人在敲门。
  
  这个时间是谁会来呢?
  
  是小胜吗?但万一不是...
  
  这样一想,绿谷出久甚至不敢去打开那扇门,他太想太想爆豪胜己了,如果不是,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在他人的面前露出怎样失望的表情。
  
  咚咚咚!
  
  敲门的人显然变得不耐烦起来。
  
  “马上就来!”
  
  绿谷出久高声回应着,把猫猫放回到桌子上,煞有其事地叮嘱了一句“不可以乱动哦”,也不管猫猫能不能听懂,拿起旁边的茶杯一饮而尽就跑去开门。
  
  拜托了,请一定要是....
  
  “小胜?!”
  
  没想到真的是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保持握着门把手的样子,呆呆地看着他。爆豪胜己好像变黑了一点,好像瘦了一点,好像又结实了一点,似乎也变得比以前成熟了一点。
  
  “看什么?不认识了?”
  
  说是看起来成熟了一点,但一开口还是这样幼稚的话。
  
  “还不是小胜你自说自话地跑出去...”
  
  “烦死了你。喏,鱼。”爆豪胜己把一个箱子丢到绿谷出久怀里,箱子很有分量,绿谷出久踉跄了几步才站稳,爆豪胜己就趁着他让开门口的间隙走进了屋子里。
  
  “离家出走的是你吧!这么久不回来,一见面就要凶我,我们明明在交往...唔。”
  
  爆豪胜己把脱下来的外套挂上门口的衣架,似乎是嫌绿谷出久太烦,直接用一个亲吻封住了绿谷出久的嘴。
  
  “话还是那么多。”
  
  “..小胜!”
  
  亲完就跑回屋里,小胜简直就是流氓!
  
  “你还在喝这种老头子的饮料啊?..嘁,这死猫是怎么回事,你也想尝尝这茶叶?”
  
  爆豪胜己倒是大大方方的跑进了内室,留绿谷出久一个人在走廊抱着箱子发呆。
  
  说是发呆,又不同于爆豪胜己不在的日子。他感到自己唇齿间泛起一股甜丝丝的味道,不知道是因为茶水的回甘,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小胜,鱼放冰箱里就行吗?”绿谷出久突然出声喊道。
  
  “随便你。”
  
  “小胜。”
  
  “啊?”
  
  “没什么。”
  
  或许,小胜也很想我吧。
  
  “欢迎回来!”
  
  内室里沉默了一会,爆豪胜己淡淡地回应他。
  
  “我回来了。”
  

----------------------
好啦!!!一篇假装小清新的沙雕文结束啦!!!一年了我除了爬了个墙改了个蜜汁排版之外没有任何进步!耶!!!!!
  
  
  
  
  
  
  
  
  
  
  
  
  
  
  
  

评论(1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