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鸢是没有感情的鸽手

圈名睦离鸢,目前主混胜出,雷点见顶置,没话了

【胜出】最近咔酱有点颓

●又是我,沙雕鸢
●没有意外,还是骰输点文
●关键词:脚踏车 废弃的杂货店 吞云吐雾 下雨天
●点文的还是这位魔人凯哥→ @凯什么洛
●这篇的咔真的很ooc,慎入
●沙雕题目+假装文艺实则沙雕的正文
●ok的话↓

   
    今天的天阴沉沉的,空气潮湿且闷热,阴郁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爆豪胜己在小路上缓缓地走着,没有目的,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站在这条偏僻的小巷里了。
  
  这条小巷里充斥着一股年代的味道,一眼看去就是遍地的杂物,老旧的木材和褪色的门牌。似乎是一个已经被荒废许久的地方,却给了爆豪胜己一种微妙的安心感。
  
  或许这种地方才符合他现在的心情吧。
  
  职业英雄的瓶颈期。比如一直无法现场逮捕敌人,或者一直无法救出受难的所有人,因此对自己的能力,甚至自己是否适合当职英这点产生动摇。
  
  这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几乎每个职英在成长的路上都会被这样拦一下。只要肯开口请教一下那些经历过瓶颈期的前辈,或者找心理医生聊一聊,都可以对稳定心境,平稳度过瓶颈期起到很大的帮助。
  
  但爆豪胜己绝不会这么做。
  
  他拒绝请教前辈,也拒绝约谈心理医生,甚至拒绝接受自己处在瓶颈期的事实。
  
  他觉得自己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把什么瓶颈期通通踩在脚下,不止他,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没有对这方面产生过怀疑。
  
  爆豪胜己怎么可能有瓶颈期?你在开玩笑吧。
  
  所有人都这么想,包括他自己。
  
  爆豪胜己一脚踢飞拦在他脚边不长眼的空罐子,罐子撞到墙上,又在地面弹了一下,不知道滚到了哪里。卡拉卡拉的金属摩擦声在空旷的小巷里显得特别清晰。
  
  天空还是那么阴沉,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令人难受,连平常聒噪的蝉鸣都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这他妈什么鬼天气。
  
  爆豪胜己从兜里掏出一盒没剩几根的烟,取出一根叼在嘴里。
  
  这烟是从自己事务所的茶几上顺来的,不知道是谁的,但那时的他的确有一股想要吸烟的欲望,就像现在。
  
  他第一次抽烟是在国二,最后一次抽烟也是在国二。因为吸烟可能会影响升学,所以他就戒了。
  
  不可否认,爆豪胜己现在仍然还记得香烟的味道,也记得香烟可以把自己从压力中拯救出来。
  
  他抬起右手,凑到烟卷头上,手心爆起一个小火花,很顺利地点燃了它。
  
  接着爆豪胜己深深吸了一口,却不知是因为太久没碰过了还是这种烟草很劣质,他被呛得咳嗽不止,叼在嘴里的香烟也掉在了地上。
  
  操他妈的。
  
  爆豪胜己抬脚狠狠踩住地上的烟卷,把它踩在地上摩擦,战斗服的鞋子采用了支援部特制的防滑鞋底,三下两下就把整根烟卷碾成了铁锈色的粉末。
  
  当。
  
  水滴在铁皮上的声音。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爆豪胜己刚刚结束任务没有带伞,只能躲到旁边废弃杂货店的破旧雨棚下了。
  
  也幸好爆豪胜己反应快,雨滴淅淅沥沥了没一会,就突然变大,大有倾盆之势。
  
  地上的烟草末被雨水冲开,在地上晕了一片,杂货铺对面有一辆几乎报废的脚踏车,刚刚爆豪胜己听到的雨滴在铁皮上的声音似乎就是从它身上传来的。
  
  反正现在也走不了,爆豪胜己索性就地一坐,也不管这许久没人光顾过的杂货店的地板上积了多少灰。
  
  爆豪胜己以前经常和一群跟班逛杂货店,最常买的就是非常受小孩欢迎的职英卡片。有时候甚至会几个人蹬着脚踏车跑到很远,但据说能高概率抽中欧尔麦特的店家买卡。
  
  啊,那个时候只有废久不会骑脚踏车,还拜托我帮忙买来着。
  
  一想到绿谷出久,爆豪胜己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之前一想到那家伙就会烦躁得不行,现在好像变得好了那么一点。心平气和的去回忆一下小时候的事情,爆豪胜己甚至开始觉得那个天天粘着自己的烦人精也稍微有那么点可爱。
  
  可能是因为在交往的缘故吧。
  
  两人的交往是从高一那年,一次晚上的私斗开始的。
  
  两个人打了一架,互诉了衷肠,普通的解开了心结,自然而然的开始了交往。
  
  那之后两人还是无法停止斗嘴,打架,但其中包含的感情却微妙地变了那么点。连他们本人也无法解释彼此之间复杂的感情,他们也没想过去剖析这份感情,只是想在一起,就在一起了。
  
  成为职英之后虽然住在一起,但每天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两人都是顶尖的英雄,每天匆匆吃完早饭就要去事务所,等晚上到家,大部分情况就已经累得想直接倒头就睡了。现在两人基本除了例行的早安吻之外就没有在做别的更像情侣的事情了。
  
  今天的任务也是,虽然有见到面,但任务一结束,绿谷出久就立刻被围观群众和记者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爆豪胜己则是反应飞快地溜之大吉----可能几乎没人敢来围他也是他能溜走的原因之一吧。
  
  明明已经很累了,却还要摆出笑容去应对那些烦人的苍蝇,有必要吗?
  
  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他的支持率爆新低的原因。
  
  爆豪胜己吐出一口烟圈,烟圈在接触到雨水的一瞬间就被打散不见了。
  
  不知不觉间,自己居然又点了一支烟,而且都快要抽完了。
  
  抽着烟回忆往事,实在是太不像自己的作风了。
  
  爆豪胜己把所剩无几的烟头在地上摁灭,躺倒在地上,心里想着反正坐都坐了,脏就脏吧。
  
  “小胜!你在这里啊!”
  
  不知过了多久,爆豪胜己随着一声呼唤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发现一个湿漉漉的绿谷出久正站在杂货店门口看着自己。
  
  绿谷出久的身后只有遍地的杂物,老旧的木材和褪色的门牌。
  
  或许因为绿谷出久是这灰暗小巷中唯一的色彩吧,一身暗绿色的他在爆豪胜己看来是那么的鲜明,甚至充满了生机。
  
  爆豪胜己维持坐着的状态,一言不发地抱住了绿谷出久,把整张脸都埋在绿谷出久的小腹,贪婪地闻着他的味道。
  
  绿谷出久显然是被吓到了,一时僵在那里不敢动,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或许我真的需要找个人放松一下心情。爆豪胜己这样想。
  
  绿谷出久手足无措了一会,伸手准备去摸摸恋人的头,爆豪胜己最近的压力他都看在眼里,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他,只能去相信爆豪胜己优秀的自我调节能力。
  
  但他伸出的手还是没有摸到爆豪胜己的头,非但没有,他还伸手推开了爆豪胜己。
  
  “小胜你居然抽烟!”
  
  绿谷出久瞪着地上的熄灭烟头。
  
  “我最讨厌烟味了!”
  
  “哈?这你都要管?”
  
  “当然了!今晚漱口才许上床,还有烟味散之前不许亲我!”
  
  绿谷出久瞪眼的对象从烟头变成了爆豪胜己。
  
  即使绿谷出久已经二十多岁了,但他那张略有婴儿肥的脸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点也没变,这样瞪起人来非但没有什么威慑力,还有一点....可爱。
  
  突然,爆豪胜己抬头朝绿谷出久哈了一口气,绿谷出久赶忙后跳,伸出双手在面前拼命挥动,试图把烟味从面前赶走。
  
  爆豪胜己看着他,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
  
  “啊!小胜好过分!!”
  
  但不知怎的,骂完这一句,绿谷出久也跟着笑了起来。
  
  幸好这里人迹罕至,不然被人拍到两位顶尖英雄像神经病一样对脸狂笑,那还了得?
  
  笑着笑着,绿谷出久努力稳住了表情,开口道:“好啦,不笑了。小胜你真是的。”
  
  爆豪胜己也止住了笑,看着他问道:“我怎么了?”
  
  “没什么。”
  
  下了半天的雨总算是快停了,几缕阳光争相从覆盖了天空许久的云层后钻出来,杂货店门口也被一束光照射着,亮堂了一些。
  
  绿谷出久逆着光,弯腰向坐在地上的爆豪胜己伸出他的右手,脸上挂着英雄人偶招牌的微笑。
  
  “我们回家吧?”
  
  「没事吧?能站起来吗?」
  
  爆豪胜己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头轻笑了一声。
  
  接着他也伸出自己的右手,他的手跨越了现在的不安和压力,跨越了过去的误会和偏见,跨越了两人之间复杂而又纠缠不清的情感,终于伸向了那只曾经没有抓住的手。
  
  两只手交叠,然后紧紧地握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
  
  “嗯。我们回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乌拉!!!!!!这次是披着文艺皮的沙雕文!!!!!整篇咔酱都在ooc!!!!最满意的只有最后那个握手的描写!!!想写这个画面很久了!!!!虽然写的还是很烂!!!!如果不嫌弃的话给点小红心小蓝手吧!!爱生活!!爱胜出!!爱你们!!
  

评论(24)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