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鸢是没有感情的鸽手

圈名睦离鸢,目前主混胜出,雷点见顶置,没话了

【胜出】然后就继续绝赞双向暗恋

●我又来了,又是骰输。
●这次是真实掉粉现场,叙事文笔稀烂预警
●关键词:折寺 电车 儿歌
●明明是胜出日两个人却没有酱酱酿酿
●点文的是魔人酒哥
●ok的话↓
  
    凌晨三点半,即使是繁华的东京也陷入了夜晚的沉寂。
  
  电车准时入站,车厢里亮着惨白的灯光,座位上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正在打瞌睡的乘客,各外安静的车厢里只回荡着报站的女声。
  
  绿谷出久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走进了车厢。
  
  即使他是一个经常熬夜的宅男,但持续到三点半的巡逻不愧是有些太过了。他的全身都被倦意包围,随便找了一个座位,低头补起了觉。
  
  这个时间电车上的大都是补觉的人,再加上绿谷出久用兜帽和口罩挡住了大部分脸,所以他并不害怕会被谁认出来。
   
  「蓝色瞳孔的人偶啊,在美国出生的赛璐珞。」
  
  一片寂静中,突然有人唱起儿歌来。
  
  演唱者应该是个不满十岁的小孩子,声音听起来稚气十足,只是因为音被拖得很长,再加上空旷车厢的回音,显得有些诡异。
  被扰了清梦的绿谷出久皱皱眉,但没有说什么。
  
  小孩子嘛,忍忍就过去了。
  
  「漂洋过海来到日本的时候......」
  
  ......
  
  “出久也可以念做Deku吧,就是指那种什么都做不成的家伙啊!”
  
  ......
  
  绿谷出久身体猛的一颤,从浅眠中清醒过来,脸上挂了一层薄汗。
  
  刚刚...是梦。
  
  电车还在继续运行着,窗外一片漆黑,偶尔才能见到零星的灯光一闪而过。车厢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原本还能听见微弱的鼾声,但现在就只能听见机器运转的声音,还有那个一直唱着儿歌的童声了。
  
  「温柔可爱的日本姑娘哟,请来和我玩耍吧。」
  
  绿谷出久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边在车厢内移动一边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找到了。”
  
  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小女孩坐在车厢不起眼的角落,晃动着两条白嫩的小腿,嘴里哼唱着那首不知名的歌谣。
  
  “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你的父母呢?”
  
  小女孩仰起头,冲绿谷出久笑了一下,唱完了最后一句。
  
  「请来和我玩耍吧。」

    


    “...谷?”
  
  “绿谷!”
  
  绿谷出久猛地回过神来,有些无措地看着来人。
  
  “轰...同学?”
  
  “你没事吧?看你脸色很差的样子。”
  
  “没、没事。”绿谷出久摇摇头,举起右臂,缓缓用力,原本看起来有些纤细的胳膊上鼓起了一层看起来很有力量的肌肉。
  
  成为职英之后,绿谷出久最终还是没有变成和偶像欧尔麦特一样壮硕的肌肉男,再加上那张万年不变的娃娃脸,他穿着宽松的常服就和普通高中生差不多。但用力时还是能看到很明显的肌肉的,非要说的话,可能和欧尔麦特的肌肉状态原理有些相似。
  
  绿谷出久晃了晃绷起肌肉的胳膊,冲轰焦冻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说道:“没事的,我可是NO.1的英雄啊!”
  
  轰焦冻因为这句话低头陷入了一阵沉默,这沉默让绿谷出久感到一丝慌乱。
  
  “我会努力超过你的,绿谷。”
  
  ...原来要说这个啊,不愧是轰同学。
  
  “话说回来,为什么轰同学会在这里啊?”
  
  “夜间巡逻。”轰焦冻顿了顿,看着绿谷出久还是有些苍白的脸,继续道:“你也是刚巡逻回来吧?还是快点回去休息吧。”
  
  “好的,谢谢轰同学关心,我先走了,下次见。”
  
  “下次见。”
  

    

   一个星期后。
  
  「小久同学最近样子怪怪的,总是没有精神,能拜托爆豪同学稍微留意一下吗?」
  
  为什么我非要管那个废久不可?
  
  爆豪胜己狠狠地摁灭手机屏幕,看着清晨的站台上有些稀疏的人群。
  
  “妈的,到底跑哪去了?怎么坐个电车还要人接。”
  
  为了隐藏身份,爆豪胜己今天戴了一副很大的墨镜,这让他寻找绿谷出久变得更加困难了。
  
  下一列电车即将入站的铃声响了,爆豪胜己把手机塞回兜里,心里异常暴躁。
  
  不会是说错车次了吧?一会见到那个混蛋我....
  
  已经能看到远远打过来的车灯了,爆豪胜己才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下一秒,他不顾公共场合不能使用「个性」的规定,突然使用爆破冲了过去,一把把绿谷出久从列车轨到上拉回怀里。
  
  电车从两人身边呼啸而过,带起的气流几乎要将两人吹飞。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疯了吗!”
  
  爆豪胜己怒吼道。
  
  “刚刚怎么回事?”
  
  “那个人是不是要自杀啊?”
  
  “还好拦住了。”
  
  绿谷出久的脸色比一星期前的那个晚上更加苍白了,更糟的是他的眼神发直,似乎已经无法交流了。
  
  他的眼神在爆豪胜己脸上缓缓聚焦,但看起来还是呆呆的。
  
  “小...胜?”
  
  “我问你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不知道绿谷出久疯没疯,反正爆豪胜己是快要被他气疯了。
  
  如果刚才不是我拦着,这家伙是不是就死在铁轨上了?
  
  “小胜...小胜对不起、对不起...”
  
  绿谷出久突然死死地抓住爆豪胜己的衣领,开始不知所谓地拼命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爆豪胜己简直想把他在这里直接炸死,但不行,周围的人群已经快围起来了。
  
  “回去再跟你算账。”
  
  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衣服上的兜帽盖到他头上,又把自己的墨镜摘下来戴在他的脸上,一躬身把绿谷出久横抱起来,迅速从还不算拥挤的人群中挤了出去。

    


    “这就是解释?”
  
  看着桌上病历上面的“抑郁症”三个字,爆豪胜己觉得头更大了。
  
  “是的,爆心地先生。我们认为人偶先生是被一种类似幻术或者催眠的「个性」影响,现在有严重的抑郁症症状。”
  
  废久怎么可能有抑郁症?
  
  爆豪胜己简直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医生,但因为自己的确看到了绿谷出久反常的样子,对于这个荒谬的说辞又不能不相信。
  
  “您能理解就再好不过了。”
  
  医生看爆豪胜己安静了下来,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毕竟炸掉医院这种事情,难保面前这位先生不会做出来。
  
  “抑郁症至今也没有一个关于它的系统的治疗方法,只能进行缓解...但人偶先生这种情况,应该找到「个性」的使用者就没问题了。”
  
  “关于抑郁症的病因,这点很难解释,有很大可能是以前的心理阴影,他以前害怕的东西,或是受到的挫伤。”
  
  “一般症状为无法停止的自我厌恶,人偶先生的症状比较重,会出现严重的自杀倾向,就像今天早上那样。”
  
  害怕的东西...吗?
  
  爆豪胜己走进绿谷出久的病房,绿谷出久把枕头扔到了床边,在床上裹着被子缩成一团。
  
  爆豪胜己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你有这么怕我吗?”
  
  当然的,他没有得到回答,只是床上的那一团顿了一下,停止了颤抖。
  
  成人之后,有时爆豪胜己会想起以前的事情。
  
  他初中时的所作所为,该说是年少轻狂,再加上不懂事,自己想来都有些过分。
  
  要说没有一点愧疚是不可能的,但每次绿谷出久都没有把这件事摊在明面上谈,只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黏在爆豪胜己身边。
  
  果然他是怕我的。
  
  这就是报应吗?
  
  爆豪胜己又叹了口气,这声音在安静的病房里清晰极了。
  
  爆豪胜己有一个秘密,他喜欢绿谷出久。
  
  但这个秘密,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说出口了。
  
  “我马上就走。”
  
  爆豪胜己开口打破了死一样的沉寂。
  
  “你不用怕,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那团被子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再在这里磨磨唧唧,爆豪胜己就不是爆豪胜己了。
  
  一是因为他从小不愿意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停留,二是因为他现在迫切地想把对绿谷出久使用「个性」的那个混蛋揪出来暴揍一顿。
  
  于是他转身准备离开房间,厚重的靴底与大理石地面摩擦,发出了有些尖锐的声音。
  
  绿谷出久突然动了。
  
  在爆豪胜己刚转身,还没有离开病床前的时候,他伸手紧紧地抓住了爆豪胜己外衣的一角。
  
  “对不起...小胜...”
  
  不用看 爆豪胜己就知道,身后的人肯定又是那一副温顺小动物的样子。
  
  “你没必要说...”
  
  “对不起!请不要讨厌我!”
  
  绿谷出久大喊。

   

    “请不要讨厌我!”
  
  他是这样说的。
  
  他在怕的,是这个吗?
  
  直到凌晨,爆豪胜己登上了空无一人的电车,他还是没有想通这一点。
  
  「绿色瞳孔的人(De)偶(Ku)啊,在日本出生的赛璐珞。」
  
  谁家小孩在这个点唱歌?
  
  爆豪胜己本来就很烦躁了,碍于对方应该是个小孩,才忍住没有瞬间发作。
  
  「在和同伴相处的时候,留了许多伤心泪。」
  
  「我什么都不会,如果迷路了,怎么办?」
  
  「温柔可爱的日本姑娘哟,请来和我玩耍吧。」
  
  「请·来·和·我·玩·耍·吧。」
  
  当爆豪胜己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车厢里的灯都灭了,而漆黑的窗外突然出现了耀眼的光芒,将爆豪胜己的影子拉得很长。
  
  再一低头,爆豪胜己发现自己的衣服变成了折寺的校服。
  
  “可恶...”
  
  「诶你听说那个爆豪胜己没有?」
  
  谁在讲话?
  
  「就那个雄英学生,淤泥事件那个。」
  
  「啊我知道他,据说神野事件就是因为他,才害得欧尔麦特退役的。」
  
  「啊?不是吧?我超喜欢欧尔麦特的,那家伙怎么这么废物啊,还害了我偶像。」
  
  「就是说嘛,说不定早就跟敌人串通好了。」
  
  无数的负面情绪涌了上来。
  
  明明是已经解开的心结,却无法像以前一样正视。
  
  一瞬间所有的恶意好像都被放大了,无法停止的自我厌恶,仿佛被深渊吞噬,无法看到任何一丝光亮。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现任NO.2的英雄爆心地先生也这么容易解决啊!”
  
  车厢尽头,一个看起来大约十几岁的女生站了起来。
  
  她一蹦一跳地走向爆豪胜己,一双小皮鞋与车厢底相撞,发出哒哒的声音。
  
  “我啊,最讨厌你们这些自煽正义的‘英雄’了。”
  
  “一个两个的,都是一副什么都可以拯救的样子,尤其是那个叫人偶的,笑得太傻了。”
  
  “别以为你们可以救下所有人,伪善的东西!”
  
  少女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满意地看着沉浸在自己幻觉中的爆豪胜己。
  
  “要不是你,今天的头条就是《NO.1英雄人偶跳轨自杀》了,真是多管闲事!”
  
  “不过《NO.2英雄当街公主抱,疑有同性恋人》也不错就是了。”
  
  “你说明天的头条,就《NO.1、NO.2英雄竟是同性恋,双双自杀殉情》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拿好,千万不要走火,要好好地对准脑门开枪哦~”
  
  爆豪胜己听话地拿起了枪,慢慢地举了起来。
  
  “会对准的。”
  
  咔哒。
  
  爆豪胜己把枪顶在了少女的额头上,冲她露出一个张扬的笑。
  
  “...你!”
  
  “别动,小心走火啊。”爆豪胜己似乎很开心,嘴角止不住的往上翘,看起来不像是英雄在抓犯人,倒像是一个威胁良家少女的黑帮老大。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知道你在这儿?很简单,因为阴阳脸第一个发现废久异状的时候,是在废久下了深夜的这趟电车之后,这几天他也一直有在这个时间坐这趟车。”
  
  “还是说为什么我没有中你的不知道是幻术还是催眠的什么东西?”
  
  “不好意思,我没有那个废物那么好搞定。”
  
  “选择吧,要不你自己解除「个性」,要不我一枪崩了你,这样应该也能解除。”
  
  这女孩毕竟是个中学生,从爆豪胜己拙劣的计策就能引她上钩这点就很好的表现了出来。
  
  她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任由爆豪胜己拿手铐扣住了她的双手,把她交给了警察。
  
  怎么可能没有心理阴影。
  
  即使是爆豪胜己,也是有的。
  
  他一生很少做会使自己后悔的事情,所以直到现在,能使他对自己产生厌恶的的只有两次。
  
  一个是神野事件中那个弱小的自己,一个是与绿谷出久一直相互误会的自己。
  
  前者使他一心想着变强。
  
  后者使他不想再和绿谷出久产生什么误会,他想尽可能地再了解绿谷出久一点,再靠近他一点。
  
  谁让他喜欢绿谷出久呢。

   

    绿谷出久在对爆豪胜己说出那句话之后,就缩回了床上,直到听着厚底靴与地板摩擦的声音渐渐远去消失,他才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
  
  小胜果然是...讨厌我了吧。
  
  不,他应该一直都在讨厌我。
  
  绿谷出久也有一个秘密,他喜欢爆豪胜己。
  
  但这个秘密,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口了。
  
  本来以为和小胜的关系稍微好了一点,但现在看来......
  
  自己一直以来的担忧,害怕,全都因为电车上的诡异幻境一股脑地冒了出来。
  
  直到绿谷出久感到手腕一痛,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正拿着床头的水果刀抵在静脉上。
  
  幸好还没有割破,他直接把水果刀丢了出去。
  
  我可不能死!
  
  现在绿谷出久已经不敢动房间里的任何东西了,他只能拿被子蒙着头,强迫自己睡觉。
  
  一开始他睡的并不安稳,不断地梦见国中的事情。
  
  穿着黑色校服的爆豪胜己一遍一遍地把他推到在地,爆破着他的本子。
  
  梦中的一切都很虚幻,只有爆豪胜己那张写满了厌恶的脸,是那么的真实。
  
  突然,梦境破碎了,那些困扰了他一周的梦魇突然四散而去。
  
  但他没法去想其中的原因,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睡过好觉了,梦境一结束,他就陷入了深度睡眠当中。
  
  等到他被爆豪胜己的敲门声吵醒,就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情了。
  
  绿谷出久心里的焦躁少了很多,他不再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而是有些茫然的看着爆豪胜己————他可能没睡醒。
  
  相反爆豪胜己现在倒是烦躁得很。
  
  即使没有了那诡异的能放大人的负面情绪的「个性」的影响,但有些无力感和愧疚感不需要放大,只要在那里,就已经足够触目惊心了。
  
  “小胜?”
  
  爆豪胜己没有答话,上前一步死死地搂住绿谷出久。
  
  他的手劲可不小,这一勒让脑子还有点迷糊的绿谷出久完全清醒了。
  
  我的异常消失了,也就是说小胜去料理了那个用「个性」攻击我的人。
  
  绿谷出久有些感动。
  
  虽然不可能是专门为了我去的,但即使只有一点点,小胜去的原因应该有我一份吧。
  
  “小胜?没事吧?”
  
  “没事。”
  
  爆豪胜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
  
  今天早上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这个废物这辈子都别想从我面前消失了。
  
  他想。
  
  小胜果然还是有那么一点在意我啊

    绿谷出久想。
  
  “已经没事了,废久。”
  
  “嗯,没事了。”
  
  这份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传达给他呢。

————————————————————————————————
我过分了,我真的过分了
明明是胜出日
明明这个箭头双得这么明显
我还是让他们继续绝赞双向单箭头了
我有罪
我叙事实在是太烂了
我检讨
求个师傅教我写剧情向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想写底特律pa和黑久中长篇啊!!!这个叙事能力肯定写不出来啊!!救命!!!
   

评论(2)

热度(66)